吉祥水晶專賣

因為持久的睡而無眠,有後遺症,會導致火氣上升;人家是吐氣如蘭,你倒是滿嘴口臭,必須天天喝許多茶;只要三十分鐘不喝,就又泛起口臭,所以不值得尋求。也許有人會說︰「品茗就品茗,有什麼關係?茶又不是什麼高消費的工具。」但是你若是不懂品茗,喝到後來身體變寒了,毛病就隨著來了,那可不好玩。



若是有人是天天晚上不睡覺,每晚進入無想定或滅絕定中安住的話,他又是天天都很繁忙辛勞,那他天天淩晨出定之時,也是一樣會感覺身體疲累,沒有消除身體的委靡;精力固然很好,身體照樣一樣的累。至於進入無想定或滅絕定的等至位的人,他晚上入定以後,也是息脈俱斷的,然則與進入第四禪的人分歧--他的定中了了分明的靈貼心臨時斷滅了,沒有見聞覺知,彷佛眠熟無夢一樣,但個中照樣有些分歧的,今天不再重覆申明。
意識就在這裡面起各種離別,與末那識一路在內相分裡面起貪愛厭憎。第八識在黑甜鄉當中,不隨你起貪厭及劃分,祂源源不竭地流注內相分種子,使得夢中的六塵境不息地現前;祂又源源不斷地流注六七識的種子,使你可以在黑甜鄉傍邊遊戲,在夢境傍邊喜怒哀樂或者繼續修行;然則第八識在夢境中或一切境地傍邊,祂卻完全不起心動念、完全不起貪厭的,這就是六七八識在夢境傍邊的分歧地點。
在夢境傍邊,第六識仍是在做了別--了別第八識依第七識之命而供應給你的內相分六塵;在黑甜鄉當中,你以為本身去到什麼處所了,其實都只是在本身第八識所示現的內相分裡面,曆來沒有離開過第八識所示現的境地。


問︰何謂睡而無眠?此與一般人之睡眠差別為何?要若何才能做到睡而無眠?
祂只是恆常赓續地把六塵相分--六塵的內相分--綿綿不斷的顯現出來,只是源源接續地供應六七識的識種,讓你可以在夢中受各種苦樂;至於在夢中的你--見聞覺知和處處作主的心--有什麼得失或苦樂,祂是不管的,如如不動的。答︰在夢的過程傍邊,第八識、祂是不管這一些事情的,祂是一點兒都不關心短長得失的。在展現黑甜鄉內相分的同時,祂還是繼續在顯示外相分的五塵境,讓末那繼續接觸外相分的五塵境,只是見聞覺貼心不知道而已,便以為此時沒有外相分五塵境。當你正在好夢傍邊享受美景良辰的時刻,如果俄然有人因為緊急工作必須叫醒你,因而鼎力的搖動你的身體;這個時候,末那識在這個鼎力搖動的觸塵所產生的法塵上,感覺它的改觀太大,必加以分別了知,可是本身的劃分能力太差,必需指令意識轉到外相分的觸塵上來作別離,因此就把意識調到外相分的搖動的觸塵上來作了別,所以,當意識轉換到外相分的觸塵上的時辰,你就醒過來了,就不在夢境裡了。


我們所要求的是:把一念無明的四種住地煩惱斷盡而証得擺脫果,是要把佛菩提道的所知障隨眠一分一分地修除掉,這才是我們所要用功的處所。所以在修道証道的時刻,雖然會有那種覺明現前的現象,但那不是我們所要尋求的方針。欲界人世的色身,必須靠睡眠來終止花費能量;在睡眠的過程中,又可以藉著血液輪回及呼吸,來修補細胞在白日的耗費,以消弭疲憊;及增補肝臟的能量,使得我們明天又有精力可以幹事及修行,這是欲界中的一種常態。

請續恭閱:甘露法雨



正覺教團-正覺各地講堂  
詳細,請恭閱:甘露法雨 大菩薩 平實導師著[結緣書] 之

答︰夢中的情景,俗語有一句話叫做「尿床夢」,就是即將夢醒而尿急時亂夢一場;那種夢是沒有層次的,東倒西歪、張冠李戴的,那就是一種無記的妄圖。如果是有條有理的,而且它所示現出來的過程是很清明的,常常跟你方圓的人有關係,並且與他們的狀態和個性都符合合,卻不是今生的事情,那都屬於過去世的工作。

如另有問題未決,建議是請樓主您、網友您當同心專心恭順請示十分慈悲十分有聰明的正覺 親教師菩薩開示講解!(註:由於都是義工菩薩,所以請在共修時候洽詢,大致是周一至周五每晚約6點到9點。正覺各地課堂:請上彀查察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睡而無眠的境地,不須去尋求;有的人是腦神經衰弱,所以睡而無眠--是睡不著,不是不想睡;這個實際上是失眠。
所謂睡,就是四肢委臥、五體橫陳,這叫做睡;睡時六識暫滅不現,無有見聞覺知,於一切外境,心不明瞭、昏昧蒙昧,名之為眠。答:回覆這個問題之前,起首要將睡而無眠的界說弄清楚。
後來你去問他人,才知道真的有這部經;這就暗示你曩昔世曾讀過這部經典,那麼這個夢就是顯示曩昔世的工作。我們會中有一名師兄,從禪三見性回來以後,有一天做夢,夢中在研讀《維摩詰經》,醒來之後感覺很奇異,因為他底子不曾讀過這部經,他就去問他人,看是不是有這部經典,結果是真的有;他就去找了一部來讀,竟然和他夢中所讀過的內容完全一樣。他這平生曆來只是持名念佛,不曾讀過什麼了義的經典,所以這是過去世所曾熏習的記憶,在夢鄉中、由於見道的好事而現前的。有時辰,你會夢見正在研讀某一部經,經文的皮相意思也能曉得;醒過來以後才覺察到此生底子不曾讀過這部經,也沒有據說過這部經典的名稱。

比如我,每晚都很難睡得著;當我要入眠時,我只有一個設施--就像捨壽要入涅槃的心情,把本身(無念的了了靈知)捨掉;如果不把無念靈知的本身捨掉的話,就沒法入眠。第二種人是由於修行,定力太好,所以使他睡不著。睡而無眠,有兩種情形:第一種人是剛才所說的神經耗弱,得了失眠症;或倏忽遭逢大變故,使他放不下,因為焦炙而導致他睡而不眠。當你一天到晚都(p84)是處於一念不生的狀態,這類無念的了了靈知,會使得你因為定力的關係而睡不著;心裡越清明,就越睡不著;越睡不著,就會更長時候的安住於無念靈知的境界中,定力就會愈來愈好,就會越睡不著,成為一種循環。所以我假如要修定的話,很容易,只要一坐下來,就能夠頓時入定了;在身體累了的時候,坐下來想要打個打盹都不容易,還得像入眠一樣的努力一番呢。
我一貫都以定力的緣故而睡得很少,可是繼續十幾年下來,身體就難以負荷,所以我現在正勉力的使自己睡得和一般人一樣。
以上所說的這兩種人,都是因為覺貼心沒法滅掉--意識沒法消失掉,所以釀成睡而不眠;所以睡而不眠不是功德,因為長期下來,會使得身體沒法負荷,愈來愈衰弱。

第二種人是入定修定;因為他在白天為眾生繁忙,沒有時候修定,他又不肯放棄修定,只好哄騙晚上來修定;這種人是已有了定力的人,當他坐上蒲團以後,就立刻進入初禪,只要一剎那就能進入初禪;然後從初禪中,逐步轉進二禪、三禪……等。如果是坐著睡覺,那倒不如躺下來睡;因為躺下來睡,消除疲勞的結果確切比力好,如果是躺著睡不著,必需坐著才能入眠,那無妨繼續坐著睡。至於不倒單,這裡面有兩種狀態;第一種人是化名不倒單,因為他是坐著睡覺,並非入定。可是他固然天天晚上進入禪定之境地中,然則他在白天所積累的疲憊,並不能因為進入禪定境地而消弭掉;這是由於禪定境界當中的意識心並沒有消逝掉,意識心入了二禪以上的等至住中,覺貼心還在,只是不獨五塵而已;固然不觸五塵,可是等至位中的定境法塵還在,所以你的覺貼心依然不滅,所以你的神經系統不克不及得到休息,所以恒久勞頓而每晚不倒單的人,到了早晨打板而出准時,你的身體依然很累--固然精力蠻好的。

應當是沒有什麼工作。如此一說是不是准確?
後來發願,起作意要遠離此法,事後即體驗到在夢鄉中其實可以久看著它而不隨之。問︰弟子在睡眠時,常因作夢而隨著黑甜鄉而轉,自覺慚愧;明知黑甜鄉虛幻不實,卻身陷此中而不自知。

==>群疑解析

不過這是極少數中的少少數,這往往是菩薩為了度或人証悟,故意去當他們家的神明;像這類景象,大多在他想度的人証悟今後一段時候,菩薩就會分開,別的去度他人,那家的神明也就隨著換人來當了,雖然神像並沒更換另一尊。有時則是佛法中的機鋒,目標是想幫助你開悟;往往有人來進修我們所傳的法今後,在夢中泛起了一位老僧人,示現一些機鋒;那時常常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後來証悟了,才知道那老僧人是在給他機鋒,原來夢中的老和尚是証悟的聖者,那時在夢中還不曉得向他頂禮呢!在鬼神道中,有時也會有証悟的神,固然其數甚少,但不克不及說沒有,因為菩薩常常乘願受生於六道當中,泛泛他不會示現為一個証悟者的身份--當然其中也有是從禪師那兒學來的表面上的機鋒,但他其實其實不知道阿誰機鋒的真正意思(p80)--比方有位師兄小時刻經常夢見他們家的神明,在夢中老是給他統一個機鋒;開悟以前總是感覺這位神明仿佛有些無聊,不知事實在幹什麼。後來悟了,明心了,才知道那神明不是無聊好玩,才知道本來他是在示現禪的機鋒,本來那神明是個開悟了的聖者。
至於警示的黑甜鄉固然也有,譬如向你作預告、或顯示預兆,使你知道未來會産生什麼功德及壞事,讓你趨吉避凶;比如民間信仰中,經常有人夢見地盤公,告知他一些工作,後來應驗了。


我曾經如許用功過一段時候,後來工夫熟練了(P90),就能夠經常切換到另外一個時空--固然仍然不克不及隨便指定心裡想要看到的時空--就可以看到一些曩昔世的工作。
然則這些觀察,只是讓我多幾何少知道一些曩昔世的工作,對於修道並沒有什麼大幫忙。每晚睡前,因為不輕易入眠,所以常常用這個方法去旁觀曩昔世的我曾做過什麼工作?最常泛起的情境是常州的城門,不曉得而今常州的城門是不是如故是我所看見的那樣?九百多年前的常州城門,進城以後是一條街道,正對著城門;兩旁是店鋪,店肆前面都有粗布做的遮陽棚,我每次反複看見的時候,都是站立在遮陽棚下旁觀常州城門。不過在睡眠之前,用這個修行方式來用功,也有作用;我能知道很多曩昔世的事,就是用這類體式格局知道的。不過,對於如夢觀的修証,卻是幾多有一些接濟;當你看到過去一世又一世的所造的各種業,和所修的種種淨業,反觀而今之所作所為,彷彿是做夢,比對此生,就會感覺此生真的是在人生的大夢當中修行,菩薩道如夢的現觀,可以藉助於此而迅速成績;然則我的如夢觀不是藉此修成的,而是在明心與見性同時完成時,就已經同時成績了;這在我的見道敷陳中,早已寫在裡面了。這和一般因妄想紛飛致使一夜未眠之失眠狀況,此時身心會很倦怠,差別為何?
問:在睡眠中可之內攝、專注、思維佛法而不觀外五塵境,或處在清明的狀況;如發覺妄念一起,隨即回到此境;如斯反覆直到天明,上班時身心卻不覺得倦怠。*



我如許舉例申明黑甜鄉中的六七八識的運作,它的現實景象,不輕易瞭解;假如想要真實的瞭解,你還得要明心才行。如果沒有明心的話,就只能在乎識上思維想像,沒法現實去體驗這個過程的內容,所以必需明心了今後,(p82)才能真正的瞭解我所說的內在。但是第八識如來藏不行以明講,如果我把如來藏的深情先洩漏給你,不是讓你本身參出來的話,將來你就不會有什麼好事受用,般若聰明也不輕易生起。



==>群疑解析

問︰您剛才所說那些夢鄉的狀態,六七識各有什麼差別?第八識有何分歧?

恭錄一段



建請樓主您本身從夢的本源解析深入了解再自行慢慢解縛。






因為從恒久(連氣兒十年以上)來講,只要懷孕體存在,人天天為眾生繁忙,就必需睡眠,因為睡眠是保持身體的正常運作所必需的。所以,睡而不眠並不是很主要的;除非你已知道來日無多,而想在捨壽之前敏捷証得滅絕定,才需要以不倒單的修法來敏捷取証滅絕定,不然不需要如斯辛苦。解脫道的修行與証得,並非在不倒單上面修得的,而是在斷除煩惱障上面去証得的;佛菩提道的証得,則是在親証第八識如來藏上面去証得的,都不是在不倒單上面所能証得的。如斯看來,從一般情形來講,練習睡而不眠的工夫,並不是重要的。



証得第四禪的人,可以幾年不睡覺,天天晚上不倒單,每晚入定;然則如(p86)果延續十幾年下來都是如許的話,他的身體就會受不了,所以他有時照樣得要睡覺的。這是什麼原因呢?當進入第四禪的等至位中,息脈俱斷,一念不生而了了分明;可是息脈俱斷的意思是:在定中,你不克不及消弭色身的疲憊,因為呼吸及血液輪回都住手了,所以你的肝臟所消費掉的能量也就弗成能在你進入四禪的等至位中為你彌補了,所以當您出定的時刻,身體依然照舊疲累的;所以,他有時照舊得要好好地睡一睡。
假如只是本身修行打坐,而不須天天為眾生勞頓的人,有了第四禪的定力,他就能夠永久不必睡覺,可以天天睡而不眠,那就不會有夢。
若是是天馬行空一般的夢境,那只是曩昔的曾習境,由末那的遍計所執性而使得見聞覺知的意識心在那裡面遊玩,與生命的實相和機鋒或警示,完全無關,和你的生涯上的事物也沒有什麼關係;那只是像寫小說的作家在構思一些小說情節一樣,對於修行上來講,沒有什麼意義。
可是等你真正証得「如同光影」聰明的時候,你會發覺:其實這個智慧本身跟禪定功夫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同樣的道理,「如同光影」的修証也是如許,在一個疑情呈現的時辰,要去參究它--但誰人疑情是什麼?我不能跟你明說--參究出來之後,你還得要去整理它--聰明若是夠好的話,大要要整理二至三個月。在這裡趁便為大家略說一下,作為將來修行的參考。關於夢鄉的修行,還有一種,那就是二地菩薩所修証的「如同光影」現觀--他可以自由地轉換黑甜鄉中的相分。可是你若是心腸粗拙,沒有看話頭的功夫,你是沒有辦法找到第八識真如的,所以也不是沒有關係。但這個修証跟你方才所說的夢的觀行又不一樣了,這個現觀,需要很大的福德,要為眾生做許多事之後,定慧都有很大的前進今後,才有可能修成。
但這個修証必要很好的聰明,跟禪定沒有多大的關係;可是因為必要能在兩種分歧條理的境地間接續地往返轉換,去體(p92)驗它,所以照舊必要一些禪定的工夫。整理出來今後,你會覺察:本來夢中夢外的相分是可以由本身去改變的。就好像你想要明心,我們會先要求你把看話頭的功夫教練好;可是比及你明心了以後,你會發覺:本來明心跟會不會看話頭並沒有關係。*
參考資料: 歡迎拜候 成佛之道 繁體首頁

比方密宗的人修夢瑜伽,他們也說要現觀人生如夢;可是他們沒有辦法真正的現觀人生如夢,因為他們所說的現觀,都是在乎識的境界上視察;而意識與六塵相到,就會與六塵連在一路,固然就不可能如實的現觀人生如夢。常常這樣提醒自己的時辰,在夢中時,也會有這類結果;這就是經常提示本身一切時都是夢的優點。這是一般人的修法。答︰這是准確的。但你若是可以或許常常提示本身:當我醒著的時候也是夢,是一場人生大夢;滅亡的時刻,就是醒過來的時辰。如許一來,就能夠很輕易的從夢中醒過來,也可以在夢中作一個旁觀者。
必需要以這個第八識真如來視察,才可以或許照實的觀察到人生如夢,所以他們所說的修法是不准確的。
這個境地其實不必要居心去連結它,因為對於修行而言,它只是一個現象;但是假如要藉它來修定的話,這就有大用途了。(p88)可是睡而不眠時,你的色身必然依然會有某些部分仍在使用,也就是仍在輕細的使力;當你觀察到了,就放鬆它,繼續安住;但是過了一段時候以後,你又覺察身體的某一部分又因末那識的原因,而又有些輕細的出力,你又去放鬆它;像這樣赓續地重覆,直到天明。答︰這也是一個進程。失眠則會使人精神萎靡,因為睡時心神煩亂,其實不安隱,所以在睡覺的過程當中,不僅沒有增補日間耗損掉的體力,在睡的過程當中又耗損掉許多體力,所以醒來今後稀奇累,緣由正在於此。但這只是一種狀況、只是一個進程,我不主張人人去尋求這類境地和進程,但也不克不及否決,因為這是參禪明心悟道、迥殊是目擊佛性十分清晰者,所必然會碰到的狀況和進程,不是有意去尋求和証取的,這在我們來講,叫做覺明現前,是由証悟的禪悅所產生的。這類進程,我在破參後大約保持了兩年半,幾近沒什麼睡覺;那段時間,睡覺的時刻都是在睡而不眠的狀況,我們稱之為覺明現前。平常覺明現前的現象出現及存在的時段當中,不會令人感覺累,那是因為禪悅而令人表情愉悅的緣故。
問︰夢中的情景,如何辨別是曩昔生的事、或此生曾習境的延長?(p78)或含有警示、機鋒之黑甜鄉?或者只是天馬行空之幻想、無成心義?
」我說不會,這是因為我有個願在--不取無餘涅槃,捨壽時要轉入中陰身去,往生神仙世界面見彌陀修學更深的種智,然後再去中國大陸投胎,繼續宏揚如來藏的第一義諦微妙處死,所以不會入了無餘涅槃去;並且我也還沒有到了捨壽的時候,怎麼可能會入涅槃呢?
有一次,有位師姊聽我這麼說,就跟我講︰「先生!你這樣子睡,很危險的;萬一你入了涅槃,那這些同修們怎麼辨?該學的法都還沒學完呢。


比方曩昔幾年所遭受的困境,或者非常主要的事,或讓你很是快樂的境界經歷,事後在你的夢境中泛起,那就是曾習境的延長。
有的是你此生曾習境的延長;這是說,有一些事物是你今生所不曾熏習過的、不曾接觸過的,但卻是過去世曾熏習過的,它有時會在今生的夢鄉中反復呈現。假如用它來輔助修行禪定,這倒是好的。在睡眠傍邊內攝而專注地思惟佛法也是很好的。如許用功固然也是很好的,但弗成像他們那樣自稱已証得佛地真如了,因為那種狀況時的覺貼心,依然是意識。密宗裡面也有一個秘訣叫做「夢瑜伽」,可是他們的夢瑜伽是在常見外道法上專心,跟我們所說的紛歧樣。不外真要修學禪定的話,仍以打坐來修對照好;因為打坐來修定,會比力敏捷。他們還有一種修法,是睡覺時不睡覺,躺在床上,想法不睬會外五塵--但不是不接觸到外五塵--只是不去觀察外五塵,而在不起妄圖的狀況中安住。

本文來自: https://tw.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161020120915AAtfIj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冰翊の日常小心得